特朗普想让美国重新伟大:需要中国资本来支撑

2016-11-25 00:36:05 西贴网 分享

下文根据北大国发院论坛上徐高的演讲整理,经作者审定后授权观察者网发布。

  11月20日,徐高在北大国发院朗润格政论坛演讲

特朗普的当选让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感到意外。但事后来想,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导向还是切中了美国经济当前的时弊,有其正面意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特朗普能够当选也有其道理。

导致特朗普当选的因素有很多,经济、社会、政治层面的都有,这里我们聚焦在其中的经济因素。这个因素就是过去十几年全球失衡的扩张和收缩。

下面的柱状图是世界几个主要经济体经常帐户盈余或者逆差占世界GDP的比重。次贷危机是个分水岭。之前全球失衡快速扩张,之后则快速收缩。仔细看全球失衡分布的话,能够看到顺差国有中国、日本及其他亚洲国家,还有中东及北非这些石油输出国。几十年来全球主要逆差国就一个,就是美国。换句话说,顺差国的顺差基本上都来自美国的逆差。

在全球经常账户失衡的图景中,我们看到的是全球货物及商品的大流动,从顺差国流向美国。而支撑这种商品流动的,是从顺差国流向美国持续流动的资本。以中国为例,过去十多年,中国经常账户盈余的绝大部分都变成了对美国金融资产的增持。换句话说,都借给了美国。

这对应着美国国内的加杠杆。在2000年之后,美国经济进入了加速加杠杆的过程,债务增量占GDP比重逐年增大。这种债务的加速累积支撑了美国国内旺盛的需求,进而变成美国对全球商品需求的扩张,最终表现为美国不断扩大的经常帐户赤字。

因此,全球失衡说白了就是一个顺差国把自己顺差累积的资本借给美国,支持美国购买顺差国产品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顺差国通过商品和资本双重补贴了逆差国美国。在这个过程中,顺差国也享受到了来自美国的强大外需,因而国内经济向好,也不吃亏。

如果用中美贸易失衡的例子来讲就是,中国用净出口换回的顺差(外汇),买了美债。然后美国用这个钱买中国的商品。

但很遗憾的是,这个游戏在次贷危机爆发后就玩不下去了。美国加杠杆需要由头,这个由头就是美国的房地产泡沫。美国房价从1990年就开始持续上涨。2000年之后,当大家发现房价已经连涨了十多年之后,自然就预期房价会一直涨上去。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