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红军“肃反”高岗被抓 徐海东在一旁默默流泪

2016-11-24 09:42:12 西贴网 分享

遭五花大绑的高岗碰见了红15军团团长徐海东,他对徐说:“说我是反革命这是愧心,前次红军打垮了,我化装木匠逃回陕北又组织红军,怎么说我是反革命?”红15军团的政委叱责高岗,高岗不服,两人吵了起来。一向待人宽厚的徐海东默默走开,自己在门外流了一阵眼泪,无话可说。

  高岗 资料图

高岗,原名高崇德,字硕卿,自小家境贫寒。高岗的降生给家里带来了一线希望,全家节衣缩食供他读取横山第一高级小学。在横山高小期间,高岗积极参加学生运动,担任学生自治会主席并因此被高小开除。但他很快又被著名进步人士、时任榆林中学校长的杜斌丞招收入校。榆林中学和“绥德四师”(绥德第四师范学校)可谓陕西革命史上的政治摇篮,后来名震西北的革命领袖刘志丹就是从榆林中学走出来的。进入中学的高岗可谓如鱼得水,频频参加校内的进步活动,引起了校内中共党组织的关注。1927年,高岗赴西安中山军事学校学习。该校是中共党组织为培养军政人才而倡导成立的,当时由共产党员史可轩任校长,邓小平任政治部主任。1927年春,高岗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后,高岗在党组织的领导下,举办农民运动通俗讲习所,成立农民协会,并在佳县、吴堡一带组织群众抗粮抗捐。1929年起,高岗被派往陕西地方军阀部队开展秘密兵运工作。

高岗前往的是苏雨生部的王子元团。苏雨生本是土匪头子,被冯玉祥招安后改编为师,在“有枪便是草头王”的年代里,苏雨生为了不让同类吞并,不断扩充私人武装。中共地下党组织利用这个机会,把高岗、张秀山等一批骨干派了进去,也是在这次兵运工作中,高岗结识了刘志丹。对刘志丹的胆大心细、智勇双全,高岗一直钦佩不已。从这时起,高岗在以后的岁月中几乎从不间断地追随刘志丹,为中共在陕甘边地区播散火种不停奔走。高岗曾写过一首诗,原稿已经遗失,只有两句流传了下来:“跟定志丹闹革命,一心向着共产党”——这应该是高岗当时的真实写照。

高岗在苏雨生部担任了一段学兵队的队长,同时兼任中共秘密党组织特别支部委员、副书记。其间曾被捕一次,经营救后获释,这是高岗参加革命以来的第一次遇险。

刘志丹曾经说过:“利用军阀是暂时的,利用军阀的公开名义是搞不成的,准备好了条件,我们就单出去搞”。(王世泰《“九一八”以前志丹同志的军事活动》)随着刘志丹政治、军事思想的日渐成熟,中共领导下的红军游击队在陕甘边地区也日趋活跃。1932年5月10日,刘志丹被任命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总指挥。“梁掌会议”决定:红军游击队整编为两个步兵大队和一个骑兵大队,其中刘志丹第二大队的兼职政委后来由高岗担任。1932年5月,在临真镇战斗中,高岗由于自身原因导致指挥不利,被撤销职务。稍后,高岗调回中共陕西省委协助贾拓夫工作。

1933年7月28日,高岗第二次遇险。这一天,贾拓夫、袁岳栋(中共陕西省委书记)、杜衡(中共陕西省委常委,曾任中共陕西省委书记、红26军政委)和高岗在西安骡马市福盛楼饭馆吃饭,研究西北抗日义勇军王泰吉起义事宜。却被已在1933年6月叛变的原中共陕西省委组织部部长程建文发觉,程随即带领特务前来抓人。贾拓夫利用算账的机会逃脱;高岗推开人群,绕道跑开;袁岳栋、杜衡则被捕叛变,供出他们知道的所有中共陕西党、团组织,使得全省的秘密组织遭致重大破坏。而此前,在红26军主持工作的杜衡竟然排斥刘志丹,以所谓“百分之百布尔什维克”自居,这给高岗留下深刻印象。从此,他对这类教条主义者深恶痛绝,即便后来王明以共产国际的“钦差大员”身份莅临陕北,高岗也毫不掩饰对他的轻蔑。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