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混进延安的军统特务因何生活细节被发现

2016-11-24 01:47:56 西贴网 分享

进了中央机关之后很快被看出不对头。那个年代党的领导人装假很难装,老下馆子,延安的伙食他受不了,所以总下馆子,钱从何处来?本身就有问题。他说是老乡给的,老乡能成天给你钱?这个人就有问题了。另外这个人有点做作,积极不是真的积极,是做作出来的,这本身就有问题了。

  沈之岳 资料图

那时候共产党注意审干,强调作风建设,延安整风是搞过头了一点,但是审干也审的够厉害,国民党很难打进来,共产党很容易打进国民党,国民党特务很难打入共产党。延安时期混进一个沈之岳,他是当时唯一能够混到延安的,这个家伙当年研究过马列主义,在上海参加过学生运动,后来参加军统了。他到延安去,这个人能说会道,进了抗大,觉得理论基础很好,到延安工作,后来他吹牛,已经当了毛泽东的秘书了,那是扯淡。但是进了中央机关之后很快被看出不对头。那个年代党的领导人装假很难装,老下馆子,延安的伙食他受不了,所以总下馆子,钱从何处来?本身就有问题。他说是老乡给的,老乡能成天给你钱?这个人就有问题了。另外这个人有点做作,积极不是真的积极,是做作出来的,这本身就有问题了。但是没有证据,凭这两点不能抓他。当年审查干部最好的办法,把他派到战斗第一线去。真正的特务绝不会舍生忘死,他要完成任务,把他派到新四军去,结果他就跑了,果然回去就报告了,说是混进延安,又当了毛泽东的秘书,那是自己吹牛了。咱们九十年代,对台湾不追究了,他得了重病,在台湾治不好了,想到大陆来治病,后来到北京来了,我看登的回忆录是到北京,住北京医院之后,当年延安那些同事都看他,当年真是没有把你识破啊。其实当年就看出你不对头了。现在台湾有一些说他是两面间谍,还继续为共产党服务,这也是扯淡。

当年台湾工委书记蔡孝乾的叛变,造成的恶果非常严重。当年抓他的是谷正文,谷正文08年死的,死之前还发表回忆录,谷正文是共产党叛徒,他讲蔡孝乾的叛变的个性要是有几分周恩来的才气,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了。当年副书记被捕之后,在狱中组织难友每天批斗蔡孝乾,指着鼻子骂他生活腐败,而且他的情况非暴露不可。眼看台湾快解放了,他整天过腐朽生活,经费根本不够花,找台湾的企业家,你给我赞助,解放后我照顾你。那时候企业家还真没揭发他,这么干迟早会暴露。后来因为一个交通员的事把他暴露了,他追求吃喝嫖赌,怎么能坚贞呢?被捕之后马上就被叛变了,他还参加过长征,是长征唯一的台湾干部,当然人参加长征也不是进了保险箱了,随着生活的变化人也会变化的。

因此当年注重思想上建党,是中国共产党的特点和优点之一。对于派多敌区的干部尽量进行培训,另外进行思想整风。当年也要反腐,当年党的领导人反腐败,是保障全党的一个重要的力量。熊向晖当年潜伏在胡宗南周围,熊向晖的子女晚年问熊向晖(熊向晖前两年去世了),说胡宗南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还拿他的情报报共产党?熊向晖讲两点:第一点,他在清华大学入党的时候就有坚定的信念。第二点,胡宗南的人格魅力与周恩来相差太远。他在国民党这儿越呆越觉得国民党不象话,贪官污吏腐化横行,越在这儿呆越感到厌恶,当年真是毛泽东、周恩来的魅力感染了无数地下工作者。周恩来的魅力提出三条:一是高瞻远瞩;二是奋斗精神;三是廉洁作风。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