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哪名将军被叶剑英元帅点将进入军事科学院

2016-11-24 00:19:30 西贴网 分享

走进姑妈家,迎面是一幅白色的挽联:“金戈铁马驰疆场丰功垂青史,翰墨科研铸戎章伟绩冠柳营。”我一时悲从中来,不由地回想起以往每年春节去看望他们,客厅里总是挂着姑父亲手题写的大红春联,姑父和姑妈一个穿着绿色的军装,一个穿着红色的唐装,满面春风,喜气洋洋。

这时姑妈迎出来,嗓音沙哑,脸上写满了悲伤。我紧紧地拉着她的手安慰她,如烟的往事无比清晰地映在眼前:

我第一次跟随母亲到姑妈家做客是在“文革”中,当时他们家住在北京军事科学院14号楼。姑妈和姑父格外热情,用浓重的山东口音和我们一道拉家常。记得招待我们的第一顿饭是亲手包的猪肉西葫芦馅饺子,那山东大馅饺子的香味儿至今还珍藏在我的记忆里。

身为将军的姑父显得很威严,在聊天中,我慢慢了解了他的经历:1919年,姑父高锐出生于山东省莱阳县的一个农民家庭,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他在山东莱阳乡村师范上学。他一边参加抗日救亡宣传活动,一边与同学积极谋划投身革命队伍。“七七事变”后的一天,同班同学鲁奇的亲戚对鲁奇说:“在延安有一个红军大学,你们应该去考红军大学。”一句话像火种点燃了姑父和鲁奇那颗向往革命的心,他俩一商量,约了3个要好的同学,骑着自行车过五关斩六将,终于在1937年冬天到达延安,进了陕北公学第一期第八队,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

1938年2月,不满19岁的姑父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个月后,上了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在延安窑洞前,他有幸亲耳聆听了毛泽东作报告。

那天,毛泽东穿着一套灰军衣,站在席地而坐的学员前面侃侃而谈:每个人在初上战场打仗时,会感到有点惧怕,子弹横飞没有眼睛,是会吓人的。这是因为你对打仗情况不了解。当人们对一种客观环境和事物不了解时,就会感到受压迫,感到不自由,感到有点怕。当你了解了它的情况后,就不会惧怕了。打仗也是这样,当你参加过几次战斗后,了解了打仗的实际情况,摸到了打仗规律后,就不会怕了。

姑父坐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毛泽东的脸,毛泽东向大家提出三个要求:一是当学生,二是当先生,三是当指挥员。他说:你们抗大毕业了,但学的知识还很有限,还必须继续学习,到实际工作中学习,不仅要向八路军学习,向友军学习,还要向敌人学习。既要学习带兵打仗,又要学习做群众工作,学会发动群众、武装群众,带领群众去和敌人作战。要把学到的抗日战争的道理向人民群众宣传,发动群众拿起枪来打日本。除了当学生当先生之外,还要当指挥员。用你们学的本领,去指挥部队打仗,运用灵活的战术不断地打胜仗,大量歼灭敌人,把日本侵略者打回老家去!

79年过去了,毛泽东作报告的情景历历在目。解放后,姑父和姑妈专程回到延安,瞻仰毛泽东在枣园住过的窑洞。他曾经动情地对我们说:“听主席一次报告,受益终生。”

姑父从抗大毕业后,回到胶东投入到火热的革命中。许世友司令员曾经称赞他“没有知识分子的毛病,打起仗来和工农干部一样不要命。”1948年9月,29岁的姑父担任华东野战军第37师师长,奉命率部攻打济南。为了不给镇守济南的国民党将领王耀武喘息之机,司令员许世友下达了当晚突破内城的命令。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