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脸上一道疤 有姑娘“拜拜”有姑娘嫁给他

2016-11-23 19:34:29 西贴网 分享

红柳沟的印记

■王 磊 霍 侯

苍莽戈壁滩,雪如银、风似刀。 天山一隅,红柳沟山谷飘散着大战将来的硝烟味。新疆军区某步兵团二营机枪连“尖刀班”班长李长勇带兵潜伏在阵地上,等待上级下达战斗命令。向军旅生涯告别前,他决心再打一场漂亮仗。

这次年终军事考核,李长勇本来可以不参加。半个月前,入伍12年的他已向连队党支部递交退伍申请;出发前,连长也想让他留守看家,可他主动要求说:“让我再打一仗,脱了军装,就再没机会了。”

1

“嗵!”一声巨响,合成营进攻战斗的命令撕开沉寂的红柳沟。一条宽约2公里的阵地上顿时钻出千军万马,在疾驰的坦克掩护下,各分队向“蓝军”阵地发起攻击。

李长勇负责消灭右翼的反坦克目标,接连对“敌”实施精度射击。枪响“靶”落,顺利为坦克开出一条通道。

初战告捷。

沾满征尘的路上,雪花沾在冻得通红的战士脸颊,胜利的喜悦淹没了寒意。战士张庆国无意中看到李长勇左小腿的迷彩服上渗出斑斑血迹,顿时吃惊地叫道:“班长你受伤了?”而李长勇好像没有听见似的,继续往前走。 回到半地下帐篷内,李长勇捋起裤腿,撕开三角巾,将伤口缠了几圈,若无其事地坐在地上:“明天大家小心点,别被红柳根扎伤。”

张庆国恍然明白,刚才李长勇为迅速占领有利地形,一个前扑趴到红柳树茬上,估计小腿就是在那个时候受的伤。

“班长,幸好伤的不是脸,要是复员前脸上留道疤,你就真中头彩了。”士官刘学武冲着李长勇开玩笑。

话说回来,李长勇的脸不是没受过伤。那道疤痕,掩盖在一道道深如沟壑的皱纹下,不站在跟前仔细瞅,难以看出来。

那是4年前发生在红柳沟的一场激战。

当时,李长勇被营里抽调到火力组,负责无后坐力炮射击。进攻进入胶着状态,他一口气消灭3个目标,在向第4个目标射击时,右边炮阵地率先开了火。他顿感右脸生疼,当完成射击动作后,他揉揉脸颊,才发现自己受伤流血了。

原来,右边炮阵地的气浪过大,吹起一块小石头打在李长勇脸上,鲜血像蚯蚓一样滑下来。

“班长,快去包扎啊!”战士王忠尖叫起来。

“仗没打完呢,慌什么!”李长勇沉着地说,“军人只要在阵地上,就要时刻保持冲锋姿态,哪能说离开就离开?”

演练结束,李长勇悄悄照了照镜子,发现脸上留下了一道伤疤。

2

有一种疤痕,需要用心来解读。 那年,李长勇回到河北安国探家,同学们拉着他去相亲。一见面,女方疑惑地问:“你部队在新疆,怎么像刚从非洲回来的?现在又不打仗,为啥脸上还有道疤?”

“当兵的身上没有几道疤痕,能叫兵吗?”李长勇有点不高兴,女孩子哪能听得懂这话,手一挥“拜拜”走了。

一年365天,部队有200多天在红柳沟摆兵布阵,李长勇长期带兵摸爬滚打,浑身磕磕碰碰是家常便饭。可以说,一个疤痕背后就是一个换羽故事,一串疤痕就代表着一段辉煌征程。

休假回来,班里战士听说班长“搞不定”终身大事,众人纷纷出主意。副班长柳亚林说,以后外出训练多抹几层防晒霜,保养一下皮肤。

“咱生就钻风沙的命,抹那玩意儿干啥,当兵就得像个爷们儿。”李长勇一个劲摇头。

李长勇的心思全拴在训练场,再艰巨的战斗任务都能拿下,“搞不定”儿女情长那是假话。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