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年前,他指挥110辆坦克测试南京长江大桥强度

2016-11-20 12:47:18 西贴网 分享

许枫向本文作者讲述指挥坦克过大桥的珍贵往事

47年前,坦克过南京长江大桥的老照片

  今年10月28日,南京长江大桥封闭大修牵动着众人之心。南京长江大桥建成通车48年来,不仅给城市交通带来极大的便捷,对国家的经济腾飞贡献巨大,而且,这座举世闻名的大桥上曾经有过许多或感人、或惊人的故事。其中,在南京长江大桥建成通车的第二年,南京军区曾动用110辆坦克测试大桥强度。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当年坦克过大桥的指挥者南京军区装甲某师师长,就是安徽巢湖人;而且过大桥的110辆坦克,就是从安徽皖北某军事训练基地启程的。

  长江飞彩虹,大桥故事多。在中外桥梁史上,动用110辆坦克测试大桥强度之事实属罕见。然而,这样的奇事曾经于47年前发生在南京长江大桥上。当年110辆坦克过大桥的一组老照片,如今珍藏在江苏省档案馆中。为了获悉老照片背后的故事,近日,笔者想方设法在南京采访到了当年坦克过大桥的指挥者——离休前曾任南京军区装甲兵副司令员的许枫先生。

  坦克过大桥,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

  如今,许枫先生虽已93岁高龄,但是,他对47年前指挥坦克测试南京长江大桥强度的往事记忆犹新。他老人家在接受笔者采访时,以浓厚的巢湖方言详细讲述了当年指挥坦克过大桥的全过程。

  1968年12月29日,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人民自力更生建成的第一座大型跨江大桥——南京长江大桥,成为连接大江南北的公路与铁路重要通道。当年大桥的建成与通车,令全国军民感到无比兴奋、无比自豪!

  许枫先生回忆道,南京长江大桥建成通车的第二年,发生过一件轰动南京城的大事,那就是南京军区动用110辆坦克测试大桥质量以及测试这座大桥是否符合战备要求。“当时,我担任南京军区装甲某师师长,直接接受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的命令,指挥这次特殊的军事行动,所以,对为何动用110辆坦克测试大桥强度的内幕非常了解。”

  “如今回忆坦克过南京长江大桥的往事,我首先要向你谈一谈当年的历史背景。”许枫先生告诉笔者,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由于前苏联与中国的两国关系非常紧张,为了国家的安全,南京军区进行了各种战备行动。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1969年9月21日,毛泽东主席来到江苏视察,他在许世友的陪同下参观南京长江大桥时,特地问许世友:“南京长江大桥能否满足战备需要?”毛主席参观南京长江大桥时所问的这句话,引起许世友的深思。那么,怎样才能检验出南京长江大桥的承载能力呢?许世友想到了动用坦克对大桥承载能力进行测试的方案。

  93岁高龄的许枫展示他中青年时代照片

  为防止发生意外,事先做好严格测试

  许枫先生说:“当许世友想出动用坦克测试南京长江大桥强度的方案后,他让我担当重任,安排我具体指挥此次军事行动,并且决定从南京军区装甲某师调一个装甲团做好过大桥的各项准备。”然而,令许世友意想不到的是,在南京军区召开的常委会上,大家对坦克要从大桥上通过意见并不统一。在会上发言时,有人认为南京长江大桥名扬世界,大桥刚刚建成不久,110辆坦克从桥上经过,万一损伤桥梁发生意外事故,后果不堪设想,而且还会造成政治影响,这个责任谁能担当得起?还有人担心,110辆坦克从大桥上通行,如果坦克的履带辗坏桥上的路面怎么办?

  当然,许世友知道,大家的这些想法都是出于对南京长江大桥的爱护,都担心刚建成不久的大桥究竟能不能承受110辆坦克的通行。许枫先生说:“当时,许世友在常委会上认真听取大家提出的各种意见之后,为了慎重起见,他命令我召集几位参与建造南京长江大桥的桥梁专家,尽快地拿出验证坦克能否通过大桥的数据。我与几位桥梁专家经过反复论证,决定先调两辆重型坦克在南京长江大桥的引桥上进行测试。当测试结果显示坦克可以过大桥,我们将所测得的数据及时向许世友进行了汇报。听说测试数据还上报到中央军委。”

  许枫先生记得,当时在测试过程中,他和桥梁专家们还试验出防止坦克过大桥时履带辗坏桥上路面的几项措施。其中,为了保护大桥的路面,坦克在桥上行驶过程中只能直行不能转弯,这样可以避免造成大桥路面的损伤。此外,他们还试验出在大桥路面上铺设用水浇湿的三四层草包垫,使坦克通过大桥时桥上路面得到更好的保护。

  110辆坦克过大桥,场面相当壮观

  1969年9月24日,根据许世友下达的命令,驻扎在安徽皖北某军事训练基地的南京军区装甲团转移到南京花旗营,装甲团在南京花旗营做好了坦克过大桥的充分准备。

  1969年9月25日这一天,令许枫先生非常难忘。当天上午8点整,他向装甲团传达了许世友的命令——“行动开始!”然后,随着三发信号弹升空,110辆坦克从江北方面整整齐齐地驶向南京长江大桥。回想当时的情景,许枫先生怀着激动的心情说:“那种场面真是太壮观了!当时装甲团官兵们驾驶的是水陆两栖轻型坦克,每辆坦克重量为18吨,110辆坦克在大桥上通过时,其时速与间距都完全符合规定要求。当天上午在坦克过大桥的过程中,我陪同许世友在南桥头堡上居高临下进行视察,只见指挥车、宣传车、后勤保障车与110辆坦克从南京长江大桥上浩浩荡荡地通过,这样的军事行动前所未有,令我终生难忘!”

  当年,110辆坦克过大桥,曾在南京城引起极大的轰动。许枫先生还记得,当部队的车队与坦克下了南京长江大桥,向南京市区行驶时,从盐仓桥到双桥门,沿途街道两旁站满了夹道欢迎的人群,人群中不断发出非常响亮的欢呼声,表达着对人民军队的敬意。许枫先生说:“当时,为确保此次军事行动的顺利进行,坦克从南京长江大桥上通过时,大桥两边的上桥口均实行了戒严,因此坦克过大桥的情景南京市民们无法看到,但是,他们看到了众多坦克从市区经过的壮观场景,这样的场景深深地留在了他们的记忆之中。”

  如今忆想这段珍贵的往事,许枫先生感慨地说:“当年110辆坦克从南京长江大桥上通过,大桥纹丝不动,桥身稳固坚强,让许世友放心了,让毛主席放心了。而且当时通过媒体的宣传,也让外国的桥梁专家们感到惊叹了。”

  许枫先生还告诉笔者,坦克过大桥这件事过去了许多年之后,有一位老友曾问过自己:“当时你指挥坦克过大桥心情是否会感到紧张?是否担心会出什么意外?”我听了这句话,很坦率对老友说:“我当时没有感到紧张,也没有担心会出什么意外。因为在此次行动之前,已经很谨慎、很严格地做过坦克过南京长江大桥的测试,而且,执行任务的装甲团对过大桥的每辆坦克都提前做好严格检查与保养,真正确保万无一失。”

  许枫非凡的军旅生涯

  47年前指挥110辆坦克测试南京长江大桥的强度,只是许枫人生中的一段往事。在漫长的军旅生涯中,原南京军区装甲兵副司令员许枫还有许多非凡的经历。

  许枫于1923年11月出生于安徽巢湖,1939年2月参加新四军,1939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参加新四军后,在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中,曾历任挺进团一连班长,新四军五支队十团一连排长,淮南独立旅便衣队长,华中淮南支队独立营营长等职务,先后在来安、淮北、张楼、宿北等地打击过日寇,并且在解放战争时期参加过涟水保卫战、兖州战役、解放淄川城等战斗。如今,他的脸上还有当年被敌军炮弹炸伤的伤疤。由于他英勇善战,指挥有方,曾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三级解放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等荣誉。

  从南京军区离休后的许枫虽然年事已高,依然关心国家大事,关心祖国的国防与经济建设。如今,下棋、钓鱼、看报,是许枫晚年生活的三大爱好。他在看报时非常关注安徽各地取得的建设成果,非常关注全国各地的大桥建设。当通过读报了解到如今长江上已建成110多座大桥,其中安徽芜湖、铜陵、安庆都建成了长江大桥,他觉得真是振奋人心。许枫认为,当年在战争年代他和战友们出生入死顽强战斗,就是为了将来建设一个无比强大的新中国!(汤雅洪)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