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柱:台湾根本没条件搞"独立" 也没那个胆

2016-11-19 09:21:20 西贴网 分享

  根据台湾媒体的报道,面对美国大选的结果,民进党内部人士透露,特朗普的胜选,意味着自2012年便开始布局、希望拉近与希拉里关系的蔡英文“押错宝”,而由民进党制定的台湾“联美制中”战略恐怕也将发生变数。

  日前,吴小莉采访了刚刚参加完两岸和平发展论坛的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就美国总统大选对台湾的影响,以及两岸未来发展等话题进行了对话。洪秀柱直言:有很多“台独”分裂主义者认为,万一台湾有问题,美国一定会出兵来帮忙台湾,那是一个很幼稚的想法,尤其像特朗普上台之后,我觉得在这一方面他是不会管我们的。

  以下为文字实录:

  吴小莉: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可能会对于蔡英文政府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对台湾的政策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洪秀柱:众所皆知,蔡英文当初就是完全押宝在希拉里的身上,不但如此,我讲句不客气的话,她在上任之后“亲美媚日”。当然特朗普上台,她也许在她的立场上一定要想办法,去跟特朗普政府有更多的联结。

  我们也晓得,今天美国其实很多地方顾自己都来不及,有很多“台独”分裂主义者认为,万一台湾有问题,美国一定会出兵来帮忙台湾,但是我们知道,那是很幼稚的一个想法,尤其像特朗普上台之后,我觉得在这一方面他是不会管我们的。

  吴小莉:像您说的,特朗普上台之后可能会有一些政策的变化,比如他反对全球贸易,反对TPP,台湾一直希望能够加入TPP跟REC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你觉得会对台湾产生什么影响?

  洪秀柱:台湾没有办法进入一个区域金融体系,那个时候蔡英文完全冀望在TPP上面,现在如果美国放弃了TPP,像RECP是大陆主导的,那么你两岸政策你搞不定,这个可能也有问题,你要加进去恐怕也有问题,对于台湾经济的冲击绝对是相当大的。

  吴小莉:特朗普上台之后有人觉得美国“弃台论”高涨,这对于台湾和美国关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洪秀柱:如果说“弃台论”很高涨,我觉得对台湾某一部分人来说,他们有没有反省,长期以来,他们的看法是错误的,面对这样一个状况,他会不会重新再去思考,台湾到底应该重视的是什么,尤其是两岸的关系。我们一再强调,两岸关系是所有政策中的重中之重。

  由于大陆赴台旅客人数骤减,在2016年的9月中旬,台湾观光业自主自救会走上街头,向蔡英文喊话。蔡政府也宣布推动台湾旅游方案,弥补陆客缺口,并且要拿出300亿台币照顾产业,但相关业者仍然没有等到具体做法出炉。

  吴小莉:“300亿台币救观光”,您觉得效果显著吗?

  洪秀柱:不要问我,问业者。业者反弹很大,蔡英文说三百亿来疏困,三亿是给原来做陆客团的旅游业者的补贴,希望他能够转型,就不要光接陆客团,要转型。这些观光业者本来就有三百亿的产值,他才不要你三亿的补助,他不需要,只要我客人来就好。我不需要你给我鱼,我要钓竿,你要说给三亿,叫人家转型,今天我们的政府,有没有把这些资源投注在观光的外语环境,包括所有观光客的一些导览、外语人才的培养,你说要“南向政策”,要南进,有几位懂得东南亚语言的导游啊?所以人家来了,你也没有办法啊,有很多必备的条件,你也没做到啊。所以这个都是无解,光讲这个是没有用的,人家也不稀罕,也不需要。

  吴小莉:八个蓝营县市的大陆展很快要在年底进行,您希望能起到什么效果?

  洪秀柱:我不知道会有些什么成绩,但最起码它是一个起步,能够引发更多大陆省份的关注,然后能够来参加、了解,不管是农特产品的促销也好,观光客的来台也好,我们希望能够有这样的成绩。

  吴小莉:前不久您到台中去看望基层的党工,您说,特朗普这次的获胜是逆转胜,我们要从中去汲取经验,您怎么看特朗普的这个逆转胜?有什么样的经验可以借鉴?

  洪秀柱:大家都知道,在竞选过程当中,美国所有的主流媒体都是一片唱衰特朗普,完全是唱衰的,就有点像现在大家都认为国民党起不来了,唱衰国民党。在这样一个状况之下,特朗普他还是秉持自己的性情,他要讲什么话就讲什么话,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改其性,我们说逆转胜,他坚持他自己的意念,他是以美国利益为主,他完完全全以美国利益为主,或许是他说出了美国人一些隐藏在心里没有讲出来的话,让他有这样一个逆转胜的机会,但不管怎么样,我们从这个例子上可以看到,什么事情不要提早放弃,不要认为外界一片没有看好你,外界认为你一定是必败无疑,而你就放弃了自己努力向前的精神。

  2016年11月12日是孙中山诞辰150年的日子。10月30日,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带领国民党大陆访问团抵达南京,拜谒了中山陵,随后便启程北上,在北京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习近平见面,并且参加了两岸和平发展论坛。这是近期两岸关系中,最为重大的新闻之一。虽然洪秀柱不是第一个拜谒中山陵的国民党主席,国共两党的领导人近期也不是第一次会面,但由于国民党自身所处的政局以及两岸的关系,使得此次的拜谒和会面显得格外的重要,而洪秀柱对于此行的定位是:和平之旅。

  吴小莉:两岸和平发展论坛的前身是两岸贸易文化论坛,而且已经是十届了,在这一届改名为“两岸和平发展论坛”,这次为什么会改了名字,是谁提议的,最终怎么样达成共识?

  洪秀柱:因为我觉得两岸现在需要和平,尤其在蔡英文政府上台之后,两岸关系突然又变成冷冻起来,官方的管道都断绝,可是两岸人民的经济活动还在持续进行当中,人民的交流还在持续进行当中,有很多的问题也必须要想办法去解决、去沟通协调。

  吴小莉:也就是说这次是国民党提出希望把论坛名字的范围更加扩大,到两岸和平发展论坛。

  洪秀柱:对。

  吴小莉:那国民党提出之后,大陆方面是怎么样的回应?

  洪秀柱:大陆方面其实跟我们的想法也是一样的,所以一谈大家全然接受,几乎没有任何的不同的看法或争论。

  吴小莉:您什么时候决定要去参加这次的论坛的?

  洪秀柱:你说决定去参加吗?还是决定这个论坛要不要办?

  吴小莉:可以分两个,就论坛要不要办,然后什么时候决定去参加?

  洪秀柱:其实是在我当选主席之后,就有人讨论说,两岸的论坛是不是要持续?那时候我是毫不犹豫地认为,当然要持续,这个论坛是一个对话的管道,怎么可以不持续呢?那至于什么时候决定要去,什么时候要谈?大概要从8月,我现在记不很清楚了,大概8月左右就开始在谈这个问题。

  吴小莉:您当时就决定一定是要带队参加?

  洪秀柱:那当然,那时候我就觉得是应该要带队去参加。

  吴小莉:其实您出发之前,国民党内有不同的声音。

  洪秀柱:我这么说,其实在出发之前呢,是有很多不同的声音,社会也是,所以我开玩笑,我说我这次去之前,我是带着社会各界很多祝福、期许,无数的叮咛。

  吴小莉:叮咛您什么?

  洪秀柱:叮咛不要讲错话,一定要讲八个字不能够分开来的,无数的叮咛。当然还有冷嘲热讽,都是在野党了你去搞什么东西,你去被统战啊,对不对,也并不见得看好。但是我知道我们去,所为何来?为什么要有这样一个行程。所以第一站我们到了江苏,到南京,我们第一个晚上就跟江苏省委书记会面,也谈到这个。

  吴小莉:李强书记吧。

  洪秀柱:李强书记,他也是刚到任不久,我就跟他说我是为了和平而来,我为了两岸的和平而来,为了两岸的互信而来,为了两岸的希望而来。我用了弘一法师的一句话,我说“我到为植种,我行花未开,岂无佳色在,留待后人来”。我不是说我这次去解决了不得了的问题,我没那么大能耐,但是我们有了这样一条路,和平的曙光可以现出来,可以再现,不管以后谁来做主席,这条路我们必须要走下去,“留待后人来”,不一定要在我的任内,或者不一定是要由我来完成,这条和平之路是必须要走的。

  2016年11月11日的下午,与习近平的闭门会议当中,洪秀柱特别提到了,国民党会用和平政纲来对抗民进党的“台独”党纲,而她也希望国民党在未来两岸的关系中,扮演一个和平制度化的角色。

  吴小莉:您觉得这次的交流达成了长期稳定的机制了吗?

  洪秀柱:我们这次的和平政纲提出来,我觉得两岸是有相当的共识的,因为大家都希望和平,当然大家都反对“台独”,所以在我们党内有各种声音,我们先不去管它,但是反对“台独”,是我们的一致看法。

  两岸都共同朝向和平发展之路去行进,这也是一致的看法,我们希望做一个和平的缔造者,和平制度的维护者,两岸能够在和平制度上真的稳定下来。

  吴小莉:您这次的大陆之行,民进党方面也开了记者会,提出国共关系不代表两岸关系,您怎么看?

  洪秀柱:没有人说国共关系就等于是两岸关系啊,民进党自己内部也有所谓的“大陆事务部”,问题是哪一个党能够把两岸的关系搞得很好,两岸关系真的能够让它稳定下来,没有任何问题的发生,有很好的交流,那你(民进党)做不到,甚至于还有很多敌视的言行出现,用仇恨的观念去引导民众,在台湾内部制造族群对立,制造社会撕裂,也在两岸制造人民的仇视跟对立,这个怎么会好呢?这当然不好。

  所以不是说今天两岸关系就一定是国共关系,你“民共关系”你去建立啊,我一再强调,那把钥匙在你手里啊,那个一念之间也在你心里,你愿不愿意转换,你一个“九二共识”都不愿意去承认,你这关系怎么会搞得好呢?

  吴小莉:您在(习洪)闭门会议的时候提出了三点诉求,有人评价这三点诉求可以说是兼顾了蓝、绿、橘、白,是相当全面的一个诉求,您怎么看这样的评价,而这三点诉求又得到了什么回应?

  洪秀柱:我在行前,社会上纷纷扰扰,我特别讲,我去不是为我自己,也不仅仅是为国民党,我为的是台湾2300万人的未来跟希望。APEC会议希望能够让我们参与,因为那是一个在亚太地区非常重要的多边经济合作论坛,这对于我们加入区域的经济合作有帮助,这是影响非常大的。我说不是为国民党而已,我也不想要看你民进党没有办法施展,我们是为了台湾,不是为了哪个党啊,让我们台湾的努力也让世界能够看得到。至于世界大学生运动会,那是台北市长柯文哲的事情,柯文哲也没拜托我啊,可是我觉得这也让台湾证明它有没有举办世界运动竞赛的能力,事关它的尊严,我们也呼吁,不要因为大陆的不参与,而让我们觉得有遗憾,大家一起来共襄盛举。

  至于八个县市的县市长,如果说这些问题都没有,他们整个观光产业输出都没问题的话,他们也不会跑到大陆去,希望能够增进他们自己的县市的业绩吧,这也是为了人民的生计着想,所以我当然也顺带要提到一些他们的诉求。

  吴小莉:那得到的回应是什么,大陆方面的回应?

  洪秀柱:对岸的习总书记,其实他讲了很多,可是最后一个总结,就是有“九二共识”一切好谈,就是这个意思,有“九二共识”的基础下,一切好谈。

  2016年11月11号,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且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在讲话中表示:台湾任何党派、团体、个人,无论过去主张过什么,只要承认“九二共识”,认同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我们都愿意同其交往。

  而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在520执政之后,绝口不提“九二共识”。只是在发表“双十演说”的时候,用“尊重1992年两岸会谈的历史”一语带过。

  吴小莉:您刚才也提到了,在出发之前,有各种党内的同志跟您千叮万嘱,马英九先生也跟您特别餐聚了一次,还有很多大佬在,有没有跟您特别提到除了“九二共识”之外,记得要说“一中各表”?

  洪秀柱:有,不只是那次餐会,这个声音非常大,而且要我大声地说出来“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因为各种不同的声音让我听了,我就说我都听到了,我都会放在心里,我都会在适当的场所做最适当的表达,大家要对我有点信心嘛。

  我觉得这本来就是应该有个弹性的表示,所以我最后除了讲到“九二共识”,讲了和平政纲的一些内容之外,还特别谈到了两岸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之下求同存异,求“一中”原则之同,存“一中”涵义之异。其实今天我倒觉得有另外一个收获,就是大家因为要求我讲“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我倒过来反问大家,知道“九二共识”是什么吗?我们是求“一中”原则之同,我们大家都认同这“一中”原则,但是我们存“一中”涵义之异,这是两个有不同的解读。

  吴小莉:您对于“一中”原则跟“一中”涵义求同存异的表述,看样子是得到了各方的满意,回来的反应是如何?

  洪秀柱:还好,有的人当然讲得比较严苛,“虽不满意勉强接受”,意思是这样。

  吴小莉:是党内同志吗?

  洪秀柱:对,党内有一两位同志有类似论调,就是“虽不满意勉强接受”,也就是说挑不出什么。我请问民进党,你对我所言所行,你认为什么地方讲错的?不但如此,我就为了避免大家做文章,所以我这次去,我还带着我们新媒体部的同仁去,全程录影、全程立刻送回台湾,我的社交媒体直播,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全部可以公开监视,我觉得这够透明了吧。

  洪秀柱上一次接受问答访问时,正在备战参选大位的她就表示,国民党的路线方针应该要超越“九二共识”,政经并行,签署两岸和平协议。而在此次与习近平的闭门会议中,洪秀柱也表示,国民党会积极探讨以和平协议结束两岸敌对状态的可能性。

  吴小莉:您提出之后,大陆方面是什么样的反应和回馈?

  洪秀柱:大陆方面的反应,最起码从习总书记的脸上可以看得出他的神情,他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其实路线是一致的,并没有反对。当然这个过程有很多人笑我们,说你凭什么资格去签和平协议?我也觉得他们讲这话很好笑,和平协议当然是你要执政以后你才能够去签署啊。

  吴小莉:您觉得两岸和平协议如果真的要走到签署那一步,需要什么样的时机和条件?

  洪秀柱:第一,国民党一定要执政。国民党如果不执政,这不可能,你要民进党(签),不可能的。第二,大家要有共识。人民一定要有共识,大家都认为那是好事,都愿意。

  我想请问我们台湾的朋友,两岸签军事互信,你们不愿意吗?不是一天到晚在骂人家什么多少炮弹对着台湾,怕得要死,什么时候要打我们吗?那我们要不要签一个军事互信,这你不要吗?我们希望人家给我们参加国际组织的空间,不要一天到晚骂我们,你不让我们参加这个,你看我们要去干吗,你又阻挡我们,不让我们去。那我们如果有个和平协议,就是让我参加国际组织的空间,这不好吗?我们两岸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两岸一家亲,不是上对下,不是父子关系,不是母女关系,我们是兄弟情,一家亲。

  我常常跟我们基层讲,我说你要讲“台独”,你根本没有条件,你不可能,对不对?你做不到,你“台独”没有条件,而且我讲一句难听话,你也没那个胆。“独”不敢,“统”你害怕,你很害怕,你希望是没有“九二共识”的维持现状,可能吗?只要没有“九二共识”,你现在一切都停顿掉了,你还想要维持什么现状?不可能,你不思突破,不思改进,不思进前一步。

  吴小莉:所以您觉得还不如自己去规划这个路线?

  洪秀柱:对,你既然不要、不敢做这个、不能做这个,你又怕那个,又要维持这个,你要小心未来,对不对?那你要不要用点智慧,突破这种情形,这就我说的往前一步。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