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太平洋司令叫嚣在南海部署岸防武器 遏制中国

2016-11-19 03:33:40 西贴网 分享

  “美国军队应考虑在亚太地区部署岸防武器,这样才能威慑或打击对自身构成威胁的对方舰艇。”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如是说。

  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11月17日报道,哈里斯11月15日表示,美国陆军在跨区域火力投送上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比如,使用岸防武器攻击对方的水面舰艇。此外,美国海军陆战队同样可以扮演这种角色。

  哈里斯称,希望美国太平洋的部队具备这种作战能力,这样才能在南海或东海遏制对方的水面舰艇。

  并非一家之言

  在亚太地区部署岸防武器并不是哈里斯的一家之言,近期美国军队多名高级将官都发表了类似的言论,甚至有美国军火公司已经在酝酿研制满足这种需求的武器。

  在今年10月份,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条例司令部司令大卫·帕金斯向外界表示,美国陆军现役的M142“海玛斯”(HIMARS)高机动火箭炮不仅可以打击地面目标,打击海面目标武器也在其能力范围之内——因为这种武器从技术角度上讲与导弹差别不大(该火箭炮使用了精确制导火箭弹,打击精度可以与常规弹道导弹媲美)。由于美国陆军目前还没有这种打击水面舰艇的火力协调组织,为实现这一目标,M142“海玛斯”高机动火箭炮的训练和使用规则都要进行调整。此外,缺乏搜索水面舰艇的探测装置也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哈里斯建议,美国陆军的一体化空中和导弹防御作战指挥系统应装在轮式车辆上,提高机动能力,并与海军的目标指示系统互联互通。

  除了美国高级将领,研究人员也在积极探讨陆军或海军陆战队如何参与打击对方水面舰艇的作战行动。美国《国家利益》网站11月10日刊文称,中国在南海岛礁上“部署一系列进攻性和防御性武器”,随着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继续推进其新的跨区域作战理念,这些部署了武器的岛礁是美军必须面对且日益突出的现实问题,需要具体的军事解决方案,而且要快。

  该文章称,弹道导弹是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对付这些岛礁的最佳武器(具有成本低、射程远和突防能力强等优势)。目前,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武器库中已经拥有地对地导弹,如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此外,还有正在研发的远程精确火力导弹(LRPF,目前正在研发,计划于2027年部署)。

  值得注意的是,据美国国防工业日报10月17日的报道,美国陆军的远程精确火力计划(LRPF)可能添加一个具备反舰能力的额外要求,以符合陆军未来跨区域作战的要求。这意味着美军未来也会拥有类似中国东风-21D那样的反舰弹道导弹。

  知名军事评论员宋忠平向澎湃新闻表示,美国陆军的远程精确火力计划(LRPF)用于代替已经服役了25年的美国ATACMS陆军战术导弹系统,新导弹与M270多管火箭炮、M142“海玛斯”高机动多管火箭炮集成在一起,能够在一个发射箱内发射两种导弹。导弹采用先进的推进技术和制导技术,射程接近500公里,精度也有提高,满足压制未来威胁的需求。

  由于美国海军实力在世界上首屈一指,对手的舰艇很难对美国本土或外海岛屿造成威胁,因此美国海军没有装备用于攻击海面目标的岸防武器,空军、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也没有类似的武器。那么,此时美国军队将官抛出这些言论的背后有哪些意图呢?

  长期研究美国军队的南京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翟晓敏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美军在这个时候提出在西太平洋尤其是南海部署岸防武器,与中国海军实力提高不无关系。中国新型导弹驱逐舰、护卫舰和潜艇等主战舰艇的数量不断增多,海军整体实力早已今非昔比。中国海军实力的提高意味着美军亚太地区军事优势会相对减少,这是美军不愿意看到的。将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纳入对付潜在对手的水面舰艇的作战体系上,就是为了巩固美军在太平洋的优势。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特约研究员马尧告诉澎湃新闻,美军认为,对手实力在快速提升,已经开始出现在远洋,单靠航空力量和海上力量已经不足以压制对手,必须发展岸防武器,在关键地区的海峡或岛屿对其进行遏制。

  “近期,美军将官提出在亚太地区部署岸防武器,美国的军事战略已经开始调整,加强前沿部署,更加重视对海洋等公共区域的夺取与控制。”马尧说。

  美国近年来一直在酝酿在亚太地区加强前沿部署。2012年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受国防部委托,发布了一份向国会提交的题为《亚太地区美军战略态势》的独立评估报告。报告全面阐述了美军当前在亚太地区的安全利益及战略部署情况,详细分析了亚太地区的主要国家对美实施军事态势调整的影响。报告认为,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实力的持续增长、国防预算及军事实力的不断提升,亚太地区的“均衡”态势正被打破,美国在亚太的前沿部署还需进一步加强。

  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向澎湃新闻表示,在亚太地区加强前沿部署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军事上的重要举措。“亚太再平衡”战略实质是美国冷战思维的延续,主要目的就是遏制中国,维系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霸权地位。哈里斯近日“在南海部署岸防武器”的言论依然是在利用南海海洋争端,把争端作为遏制中国的抓手,对南海事务进行军事干预,这对地区和平稳定来说不是好的事情。

  哈里斯最近的言论“密集且很有对抗性”。11月15日,哈里斯声称尽管美国政府面临换届,但美国会继续维持对印度洋-亚太地区盟友的“坚定承诺”。此外还有希望在南海部署岸防武器等言论。

  在外界看来,这很像是统辖美军最大联合司令部、领导30万美军的哈里斯代表五角大楼对特朗普“先发制人”的劝诫,敦促新总统站好队。刚刚赢得竞选的特朗普曾多次表示反对奥巴马政府的“重返亚太”政策。不少学者认为,也许特朗普不会立刻抛弃“亚太再平衡”战略,但如果他要实现竞选的承诺,相对收缩的亚太战略是实现竞选承诺的备选项。

  张军社认为,“在南海部署岸防武器”符合“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举措,但特朗普对该战略不感兴趣,因此,哈里斯在南海部署岸防武器的想法很可能就停留在言论层面,付诸实践会有很大的阻力。这种阻力不仅来自于美国内政,国际环境也是一大阻碍因素——菲律宾的政治因素。

  杜特尔特上台执政后,多次对美国提出批评,并且在10月访华期间一度表示要与美国“分道扬镳”。 据《华尔街日报》11月11日报道,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当天表示,他希望在2022年,即在他任期结束前,撤出所有驻扎在菲律宾土地上的外国军队。不管是美国军队,还是其他国家。

  张军社表示,鉴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已经对驻菲美军下了逐客令,若要在南海地区部署岸防武器,仅杜特尔特这一关就很难过。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