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澳根本没有亲华力量 强国梦应该被理解

2016-11-19 02:22:28 西贴网 分享

  美国即将进入特朗普时代,舆论普遍认为美或将倾向“孤立主义”道路,这对美国的盟国、尤其澳大利亚刺激颇深,澳或将加快“断奶”成长的进程。

  在美国的诸多盟国中,关系最为持久、且最为紧密的,当属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在外交与国防上历来推行“事大主义”(即基于强弱力量对比情况之下小国侍奉大国以保存自身的策略),先是依靠“英国妈妈”,其坚定程度无人能出其右。在英国陷入苏伊士运河危机时,澳是唯一支持英国的英联邦国家。“英国妈妈”势弱,澳转投“美国大哥”,并于1951年签订《澳新美安全条约》,自此成为美最为坚定的小弟,一场不落地参与了美国主导的每一场战争,从无怨言与质疑,堪称“澳铁”。

  客观地看,对于“大国寡民”的澳大利亚来说,“事大主义”至少在国防层面上有其合理性,为其获取建设国家所必要的安全环境发挥核心作用。半个多世纪来,澳美同盟条约不仅是澳国防之根基,亦是澳外交之根基。

  推行“事大主义”的澳大利亚对于美国可能走向“孤立主义”当然极为敏感。在美国大选结果公布前,主流澳媒的立场十分鲜明:支持希拉里、反对特朗普。这背后,既有美国软实力扩张对澳媒精英的长期浸染,也确实有面对不可测的安全及外交新常态的不安与焦虑。

  当然,“事大主义”并不意味着澳缺乏有别于美国的、独立的国家利益的追求。在上世纪70年代早期的美中秘密外交时期,美国将澳蒙在鼓中,且积极鼓励澳成为反华反共先锋,将澳当作对华谈判的棋子及弃子。其间,与澳在对华小麦贸易上有着竞争关系的加拿大,突然抢先与华建交,导致澳小麦彻底失去中国市场。在政经两方面的极度刺激下,感觉被“大哥”出卖的澳大利亚亡羊补牢,展现了相当的独立性,迅速与中国建交,为澳外交及国家利益拓展了巨大空间。

  随后,在英国加入欧共体后,担心被边缘化的澳大利亚通过修改币制等高强度经济改革,在经济上进一步独立,并通过修改国歌等试图重塑国家定位。

  近年美国“重返亚太”后,澳大利亚在高调附和的同时,在落实行动方面保持了低调而微妙的独立性。比如澳军迄今仍回避在南海与美海军联合巡航,更回避侵入中国岛礁12海里内。若非不久前澳亲美政客公开呼吁政府将巡航决定权交给军人自由裁量,逼迫澳政府对此明确表达立场,此种微妙的分寸把握几乎很难被舆论注意到。

  中资投资达尔文港一案,曾引起美国高调且公开的干预。此案最后能得以成功,澳政府对美国压力的化解应发挥了一定的作用。此后在多起充满波折的中资收购案中,如墨尔本港及基德曼农场的收购,中资以降低占股比的方式,获得了相对顺利的推进,这不仅是澳中双方的投资主体进行的探索,也与澳政界人士在安全与经贸、美国压力与中国红利之间寻找平衡点的努力相关。

  与强大的亲美力量相比,澳对外交独立的追求相当低调,一些政界人士也竭力避免被人“抹红”为亲华甚至亲共。严格地说,澳政界并无亲美与亲华之别,而是亲美与亲澳之别,中国无非是亲澳力量用以平衡美国影响、追求独立外交的重要杠杆。

  如今,美国大选已经尘埃落定,澳与全世界一样只能接受并适应这个令大多数人意外的结果。近期澳政界人士陆续对此发声,意见大致一致:一、尽力说服特朗普政府维持澳美同盟及美国亚太力量的现状;二、做好应变准备,探索独立外交的更大空间。

  维持现状是澳政界最具共同性的看法,即便追求外交独立的人士也一致认为澳美同盟不可轻弃。而对于探索独立外交,由于此前坚定的亲美派也在美国大选之后逐渐软化立场,有望成为澳各派的另一个共识。

  澳前驻美、日和印尼大使约翰·麦卡锡日前公开指出,澳应在维持《澳新美安全条约》前提下,发展与中国关系,鼓励中美展开对话;应积极鼓励全球多极化的发展,在支持中美的同时应进一步支持日韩、印尼和印度的发展。

  澳前总理基廷一贯痛心于澳缺乏外交战略,其在特朗普当选次日的电视专访中公开呼吁,澳应在外交政策上“剪去美国标签”,尽快“成长”,推行独立的外交政策。基廷特别强调了与美相比,澳在经济、政治及社会和谐方面,是个更为成功的国家,澳完全不必对美过度膜拜。

  这种与美国比较而产生的自信,在澳洲实属罕见,凸显追求建立“中等强国”的“亲澳”政治家们,可能将美国大选当作澳外交转型的机遇。有一点可以肯定,澳一旦加大推行独立外交的步伐,对华外交必将走出与美不同的路径,而这基本意味着要对中国崛起的事实抱持更为积极乐观的态度。对于一个外交完全独立的澳大利亚来说,中国在安全上、尤其是非传统安全上的威胁程度,大大低于近在咫尺的东南亚,而与中国的全方位合作,将不仅关系到澳经济的繁荣,也关系到澳能够获得更为稳定的亚太局势。

  对于中国而言,一个“断奶”独立了的澳大利亚当然符合中国国家利益,也可与中、美一道成为亚太地区新的治理体系的紧密合作伙伴,尤其澳可以在中美之间扮演调和者的角色。澳追求中等强国的梦想,尤其是在南太地区继续独立地发挥领导力量的作用,理应得到中国的理解与支持。

  即将到来的四年中,伴随着世界对特朗普的更真切认识,澳大利亚必将加快“断奶”自立的步伐。这将与百年前的建国、半世纪前的金融及经济改革一起,构成澳大利亚漫长“独立”史的一部分。成长起来的澳大利亚,应该被中国视为最具潜力的合作伙伴之一。▲(作者是澳大利亚华裔学者、盘古智库学术委员)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