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战区空军某旅担起某型战机进入教学单位重任

2016-11-18 23:17:38 西贴网 分享

历经两次转隶调整的西部战区空军某旅,去年底在改革中再次率先担起某型战机进入教学单位的重任。一年多来,他们与艰辛为伴,以实际行动担起了历史使命。

记者近日赶赴该旅采访调查,记录他们在改革大考中面临利益调整的阵痛和甘于奉献、敢于牺牲的动人事迹,以期激励官兵在“脖子以下”改革中做出无愧于时代的抉择。

分流是支持改革,留任是改革需要

若以小利计,何必披征衣!

当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发生矛盾时,他们不忘初心。组织让分流,无怨无悔地走;让留,尽心尽责地干好工作,走出了风采,留出了风格。

包歆宁,一级飞行员,飞行一大队正团职教员。一座营盘,就是军人的家。在驻地扎根20多年来,他对当地的气候和生活已经习惯,打心里不愿离开这个家。

某型战机进教学单位是改革的重大举措,包歆宁因年龄偏大无缘从原有机型再改新的机型。而现实是,不改装即分流。分流,意味着离开妻儿和朋友。倘若能留,则工作生活皆安稳,哪怕几年后再次选择自主择业。

见小利,难以立大功;存私心,不能谋公事。心中纵然有百般不舍、万般留恋,包歆宁还是用“走是需要”说服自己。宣布命令那天,他欣然答“到”!谈起当初的选择,如今已是兄弟单位飞行教员的他如是说:“主动站出来分流,是我自己选的!往前迈一步,才是一名军人的担当和飞行员应有的样子!”

面对分流调整,官兵们坚决服从命令。他们用行动叫响:“我是军中一颗棋,哪里需要哪里移;我是军中一朵花,舍了小家为大家……”

旅司令部训练科原飞行安全监察主任王志宇,因飞行任务重和驻地偏,30多岁一直没有找到对象,直到去年才有了爱的归宿。

可刚结婚不久,他就接到分流通知。“能不能多陪陪妻子,推迟几天去报到?”对于家人的劝说,王志宇不是没想过。但旅领导问他有没有困难,王志宇毅然回答:“没有!”

甘愿牺牲小我,也要推动改革!一声令下,该旅有23名教员愉快接受分流,来自9个单位的38名同志从环境优越的内地前来戈壁边防报到。离开各自熟悉的家园,他们大都出现与家属、老人两地甚至三地、四地分居的情况,别离之苦考验着每一名首任者、创业者。

宁愿个人发展受阻,也要成就改革强军

改革带来职能转换,干部结构也随之变化调整。一些人可能离开岗位,有的人获得提升使用,有些人则踏步不前,这样的考验摆在全旅大部分人面前。

改革时,原副旅长张志忠主动要求退出领导岗位,让不少人感到诧异。“我的请辞,是为了把位子让给比我更有潜力的干部!”张志忠的回答让人动容。

招飞入伍26年,经历了3次改革,带教飞行学员19期,6次荣立三等功、2次荣立二等功,这个老兵像过去接受命令、受领任务一样,干脆响亮地说:“在位是拥护改革,卸任是支持改革!”

卸任后,张志忠凭着10多年来对驻地飞行环境和气候条件的熟悉,主动与改装人员一道研究改装训练的特点、规律,泡在机场辅助指挥员调配飞机。飞行员们说:“有张副旅长在塔台,我们飞得放心!”

飞行二大队原大队长梁庆朝,本是旅里的重点培养对象,因为改革离开大队长的岗位,调整到机关工作。职务虽然还是正营,他却从一名主官变成了机关干部。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