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中未打过败仗的工兵连连长为何被扒了衣服裤子

2016-11-18 23:11:10 西贴网 分享

总部命令……

王耀南

到安顺场渡口,必须经过大凉山的彝民区。彝民性情豪爽,诚恳朴实,但由于受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残酷压迫和剥削,再加上汉族奸商对彝族人进行盘剥和欺骗,彝民对汉人疑心重,对汉族军队恨之入骨。眼下,红军要打这里路过,困难可想而知。

在通过彝民区前,杨得志团长和黎林政委,亲自向我们执行先遣任务的工兵连进行动员,指示说,因为彝民不了解红军,必须以实际行动取得彝民的信任。无论如何,都不准向彝民开枪,这是总部的命令,谁开枪,谁就违犯了党的政策和军队的纪律。

彝民区山高路险,听说汉族军队又要来了,彝民将一些山涧上的独木桥拆毁,把溪水里的石墩搬开。红军部队沿途只能边行军边砍树架桥,修整道路。我们刚走进离巴马房不远的一个山谷,突然远处几声枪响,几个彝民疯狂地朝这边跑来,手里拿着土枪、长矛、弓箭等,拦住了前进的道路,部队被迫停下来。只听那几个人大喊几声,山上顿时响起了号角,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一大群彝民,部队被围在中间。我们不停地向他们解释,可他们好像一句也没听懂,嘴里还是“呜呼!呜呼!”一个劲地叫喊。

不一会儿,几个彝民围住一个战士,开始动手抢武器和工具。当几个人挤到我身边时,通信员小刘立刻上前挡住他们,又高又大的彝民没费什么劲儿,就把小刘按倒在地,用脚踩住他,连枪带衣服抢了精光。我一气之下,拔出了手枪,打开了枪机。这时,战士们也“哗啦”一声全都拉开了枪栓。我看到战士们的眼睛都紧紧盯着我,像在对我说:连长,打吧!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保证……

猛然间,党的政策、军队的纪律和上级的命令闪现在我的脑际。这是每个干部、每个党员、每个红军战士的起码觉悟。这时,那一边衣服被扒得精光的指导员罗荣,赤着身子在大声喊:“总部命令,不准开枪!

听到此话,我马上收回了枪,命令道:“不准开枪!谁开枪谁就违背党的政策!”我还没说完,就被几个大个子彝民拧着胳膊,把枪抢走了。接着,衣服也被扒走了。

我一肚子火冒上来,压下去,压下去,又冒上来。

这时,我突然看到侦察连的同志带着一个人往这边走。这个人身材魁梧,头上缠着一条卷成尖的缠头,身上披着一条黑色毛毯,露出的裤脚又肥又大,打着赤脚骑在高头大马上。我心里暗想:侦察连一定捉住了他们的头人,这下可好办了。他们走到我们跟前,那个头人对着我们周围的彝民大声说了句什么话,只见周围的彝民都让到了一边,我们虽听不懂他的话,但看得出他很有权威。听侦察连的同志介绍,才知道这个人是沽基家族首领小叶丹的代表。侦察连的同志带着他去见我们总部首长,于是,我们也跟着退出了彝民区。

刚走出不远,就碰到了后面的红军部队,他们一看我们这副模样,一个个捧腹大笑起来,打趣道:“工兵连真凉快呀!”“喂,你们到哪里洗澡去了?”

他们一面笑着,一面给我们凑衣服,把自己最好的衣服拿出来给我们穿。

第二天清晨,我们就得到刘伯承司令员和彝族头领小叶丹顺利结盟的消息,彝族同胞也前来交还了抢去的衣服和枪支。当红军再向彝民区开进时,彝民站在道路两旁高声欢呼,许多彝民还加入了红军行列。看到这个情景,我才意识到,当彝族同胞错把红军当“官军”时,就会像对待国民党军队一样对待红军;一旦他们了解了红军,就会像对待亲人一样支持红军。我们连的指战员也都明白了革命战士执行政策、遵守纪律的重要性。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