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议军情:他为战机心脏执着一生 离世了梦未竟

2016-11-18 01:52:00 西贴网 分享

大家好,欢迎收看烽火议军情节目,我是阿越。今年这个冬天,对于关心中国航空的朋友们来说,确实有点寒冷,11月13号,中国航空发动机专家、涡扇-10“太行”发动机的总设计师张恩和离我们而去。从1965年进入沈阳发动机设计研究所工作,大半个世纪的时间,张恩和一直在跟航空发动机打交道。他全程参与的涡扇6发动机研制项目,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已经解决了大量技术问题、很可能会迎来非常美好前景的时候被取消掉了,这也成为是张老一生当中最大的遗憾。而涡扇6项目的取消,正是因为包括强6强击机在内的一批飞机装备在八十年代初期被迫下马,强6的总设计师陆孝彭对此一直是难以释怀。今天的烽火议军情,咱们就来回望一下,中国这俩位老“工业党”未竟的航空梦。

1964年5月,中国空军提出需要一款比歼-7更为先进的新型飞机。由沈阳飞机研究所和沈阳航空发动机研究所共同提出了一款高空高速歼击机方案,这就需要装备一种全新的加力式涡扇发动机,这就是涡扇-6发动机最早的起源,涡扇-6是中国航空动力惦起脚尖伸出手去够世界领先水平”的最早尝试,张恩和就参与并见证了它的研制全程。涡扇-6发动机可谓是生不逢时,诞生之初就遭遇了文革,研制过程停滞了十几年直到70年代末才回到正轨。涡扇-6使用了在当时加工难度颇高的钛合金材料和高温涡轮气冷叶片,重量轻推力大,油耗却比其他的国产发动机要低很多。在整体工业底子都比较薄弱的情况下,涡扇-6的改进型推重比甚至达到了7,成为了一款部分性能指标甚至超越西方同类水平的军用发动机。

而此时中国的作战飞机也需要追赶世界先进潮流。1974年,中国海军在西沙海战当中取得了胜利,可这场胜仗却暴露出了空中支援能力的不足。空军、海军航空兵的主力装备都还是二代战机,载荷、速度、航程等性能指标都不太理想,很难为海军在南海的行动提供有力的支撑。于是新型强击机的研制计划就应运而生。南昌飞机制造厂的总设计师陆孝彭提出的强-6设计方案就十分理想,单发可变后掠翼,4.5吨的载弹量,900公里的作战半径。咱们都知道强-5一直到它的迟暮之年也最多只能搭载2吨左右的弹药、在600公里的作战半径里执行任务。强-6的方案在性能和体量上在当时都非常超前,所以需要一款大推力的涡扇发动机来配套。而涡扇-6就成了最佳的选择。

遗憾的是,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在强调经济建设的大背景下,很多军工项目被取消。强-6和涡扇-6,就是在“临门一脚”的关键时刻,因为时代背景和研制难度等因素,相继淡出历史舞台。张恩和作为涡扇-6研制队伍当中的一员,眼睁睁的看着国产新发动机让位给了英国的“斯贝”MK202,直到晚年接受采访的时候张老依然对这件事情感到非常的遗憾。而至今都被很多海内外的军事爱好者奉为神作的强-6最终没有走下图纸,而陆孝彭也没有能够完成他职业生涯当中也许是最辉煌的一个飞机设计。

今天的国产战机,配装着涡扇-10系列发动机,挂载着过去设计师和飞行员都难以想象的精确制导弹药,翱翔天际。而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的历史长河当中,有很多像张恩和、陆孝彭这样的人,用一生的时间为了也许没办法开花结果的梦想努力奋斗着。他们的坚守、执着和传承,最终为我们的战机锻造翅膀、擦亮眼睛、赋予生命,带来希望。

好了,今天的烽火议军情就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看,欢迎大家在微信微博和我们一起互动,我是阿越,咱们下期再见。

三天以前,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余旭,她是我们国家第一批的歼击机女飞行员之一,在训练过程当中,遭遇了不幸离开我们。在珠海航展期间,因为拍照的关系,所以有过相对比较近的接触,我在八一队的休息区旁边去拍他们平时工作和跟其他的观众或者是工作人员的互动。她是一直站在飞行区的附近,只要有工作人员或者观众过来想要跟她攀谈或者合影,她都会非常敬业的保持微笑,然后非常亲切的和他们交流,最后合影留念。她就像一个邻家的小妹一样,很亲切,很平实,没有特别多花里胡哨的东西,给人感觉非常的踏实。用这种方式吧,希望她能够平静的去另一个世界自由的飞翔。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