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远评论:俄罗斯在叙利亚的“精彩小战争”

2016-11-17 21:33:06 西贴网 分享

(托马斯·巴尼特博士,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俄罗斯突然站在阿萨德政权一边介入叙利亚旷日持久的内战,让国际社会出乎意料,尽管叙利亚有俄罗斯硕果仅存的、非“近外”(译注:俄罗斯和其他地方用来指称苏联解体后莫斯科仍然认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国家)军事基地——塔尔图斯海军基地。莫斯科最近对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的军事干预令西方愤怒不已,普京政权和支持普京的寡头们因此受到了经济制裁。大多数专业观察家们感到震惊的是,弗拉基米尔·普京冒着与西方为敌的危险,明确地对西方支持反巴沙尔的叛军、推翻巴沙尔·阿萨德的做法进行反击。

在车臣(1999-2000年)、格鲁吉亚(2008年)和乌克兰(2014-2015年)案例中,普京政权在“精彩小战争”问题上被认为是相对专业的。但以上案例逻辑上可以视为旨在重新确立莫斯科对前帝国/苏联领土影响的复辟战。叙利亚问题是完全不同,值得运用“精彩小战争”模式来看待——同时对这种干预怎样影响中国国家利益进行特别分析。

阻止外部势力插手:此处,我们看到俄罗斯违反了美国长期实行的卡特主义(1980),卡特主义称美国将用军事力量反对“任何企图控制波斯湾地区的外部势力”。吉米·卡特总统做出这个承诺是对苏联1979年入侵阿富汗支持当地共产党政权的回应。通过挑战卡特主义,莫斯科似乎试图向世界发出信号:美国作为该地区唯一的外部巨无霸的主导地位现在已经结束,其他大国现在可以在适当的时候自由介入。

对于中国:积极的影响是波斯湾对外部大国重新开放,负面影响是美国利维坦效应的削弱预示着在能源丰富地区有更多的不稳定。

保护关键的全球贸易流通通道:这是另一个反例,莫斯科对叙利亚的干预与其说是保护自身的全球贸易流通通道,不如说是阻挠对自身持续支配(这个举措很大程度上成功了)地区能源通过里海和黑海的挑战。

对于中国:负面影响是中国要不断和俄罗斯争夺对能源丰富的中亚国家的影响力。

恢复国家统一:普京攫取克里米亚在俄罗斯国内广受欢迎,然而这种统一行为不能和干预叙利亚相提并论。目前独立民意调查显示民众对干预叙利有意见分化,超过五分之四的受访者担心出现“另一个阿富汗”。

对于中国:积极影响是国内虚弱的普京政权会成为身段更加柔和的贸易伙伴。

重新确立国家的使命感:这一点只能通过拓展方式来完成。普京重新夺取“失去的”苏联领土(车臣、格鲁吉亚,乌克兰)的努力在国内能作为好棋来推销,因为这些努力扩大了俄罗斯的版图。但普京在叙利亚的行动在国内将被视为臭棋——如果西方不宽恕俄罗斯干预乌克兰、不解除经济制裁的话。如果阿萨德被普京作为一枚棋子成功牺牲掉,从而换取俄罗斯在乌克兰“将军”成功,那么历史很可能认为这是“精彩小战争”。

对于中国:如果普京成功了,北约因此暴露出来的弱点和分神只会让北约更不愿意稳定中东或者非洲,对中国的海外利益总体会有负面影响。普京在中亚和东南亚面对中国时会更有信心。普京要是失败了,普京政权会更加依赖于中国的良好关系,这是积极的影响。

再次证明了俄罗斯是世界大国:迄今为止,莫斯科的军力展示没有让西方观察家对俄军技术和战术留下深刻印象。种种迹象表明俄罗斯陷入困境:莫斯科接受外交解决方案,阿萨德就将位置不保,这标志着普京的失败。此外,俄罗斯军队使用了许多在车臣使用过的“焦土”战术,普京政权面临着全球对其侵犯人权和战争罪行的审查。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