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意发展核武器:朝鲜需要对自己的任性行为负责

2016-11-17 21:11:02 西贴网 分享

朝鲜不顾国际社会强烈反对,于2016年1月6日突然进行了氢弹爆炸试验,这已是第四次核试验,显然违反了安理会相关决议,理应受到国际社会的严厉谴责和制裁。此时国际社会尤其是大国和相关国家应集中精力在联合国框架内共同商讨对策,妥善处理这个问题。然而,令人不解的是,美国却公然罔顾事实,居心叵测地无端指责中国,发动了一场“中国责任论”的舆论攻势,美国的一些盟国和西方媒体也跟着炒作。人们不禁要问:你们到底是真想反对朝鲜拥核,还是在借机遏华、反华?至于要追问谁该为朝核问题发展到如此地步负责,笔者认为责任就在美朝两国,而且美国应负最主要责任。

朝鲜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开始进行核开发,直到1987年,在苏联的帮助下才建成一个仅有5兆瓦的小型核反应堆,还有两个在建的核反应堆。1980年,美国通过间谍卫星发现了位于宁边的这些核设施。随后,美国政府一直密切监视,并开始与朝鲜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里进行秘密谈判,通过苏联对其进行施压和利诱,说服朝鲜在1985年加入《核不扩散条约》,并在1989年接受了国际原子能组织从1992年5月~1993年2月的6次不定期检查。可是,国际原子能组织在美国的唆使下,于1993年2月进行第6次检查时突然提出进行强制性的“特别检查”。为了迫使朝鲜接受所谓的“特别检查”,美国还恢复了它承诺暂停的“协作精神”军事演习。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朝鲜认为这是对朝鲜国家主权的侵犯和敌对行动,并于1993年3月宣布要退出《核不扩散条约》,从而导致了第一次朝核危机的爆发。

此时,正值比尔·克林顿总统上台,对朝鲜采取了“接触政策”。据负责解决第一次朝核危机的美国代表团团长加卢奇与其他两位谈判代表合著的回忆录《走向临界点》一书记载,克林顿总统为了打破僵局,决定动用“北京渠道”,希望中国从中调解。这是中国介入朝核危机的开始。为了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中国从一开始就采取了建设性的态度,做了大量斡旋调解工作,促使美朝又回到谈判桌上。正是在中方的积极斡旋和推动下,随后又有前总统卡特赴朝调解,终于在1994年10月,美朝双方在日内瓦签署了《朝美核框架协议》。根据协议,朝鲜冻结其核设施,美国牵头成立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负责为朝鲜建造两个发电能力为1000兆瓦的轻水核反应堆,在建成之前美国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重油,以弥补朝鲜停止核能计划造成的电力损失。同时,美朝将逐步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此后,朝方依据协议冻结了核设施,并将宁边5兆瓦石墨反应堆中的8000根乏燃料棒取出封存,直至2002年。这应该说朝方是信守了承诺的。直到2002年为止,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在朝鲜境内仅仅挖了一个大坑。在克林顿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即2000年5月,金正日派遣朝鲜二号人物赵明录访美,接着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于同年10月访问了朝鲜。据报道,克林顿本人原计划在他离任前访朝,后因国会内不少人反对而未能如愿。可以说,这段时间是迄今为止美朝关系中最好的时期。

令人遗憾的是,2001年小布什上台后,彻底推翻了克林顿时期的对朝政策。2002年1月8日,布什政府发表《核态势报告》,把朝鲜作为七个核打击对象国之一。1月29日,布什总统又在他上任后的第一个《国情咨文》中把朝鲜列入三个“邪恶轴心”之一(其他两个是伊拉克和伊朗)。2003年10月,美国政府宣布朝鲜“已承认”铀浓缩计划(其实朝方当时并没有“承认”,只是说朝鲜“有权开发核武器和比核武器更厉害的武器”),并指控朝鲜正在开发核武器。同年12月,美国以朝鲜违反《朝美核框架协议》为由停止向朝提供重油。随后,朝鲜宣布解除核冻结,重新启动用于电力生产的核设施,并于2003年1月10日发表声明,又一次退出《核不扩散条约》,导致第二次朝核危机爆发。但朝方在声明中同时表示它无意开发核武器,只要美国放弃对朝敌对政策,解除核威胁,朝鲜可与美国另行查证朝没有制造核武器的事实。这表明还有谈判的余地。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