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寻求卸下国际责任的美国将是世界的损失

2016-11-17 14:41:57 西贴网 分享

  特朗普赢了,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人们的判断为什么普遍错了?在于还用“非常规时代”的思维,来思考“常规时代”的变化。11年前,在笔者所著的一本名为《渐入常规时代》的小书中,曾认为一个霸权消退、内向化的时代正在到来,在这种时代类型里,霸权将越来越是不久前时代的一种记忆,世界将回到多种政治体系并存的历史常态。

  相对于漫长的人类历史,全球性霸权的存在,实际上只是一种短暂时期才存在的非常规现象,近代以来西方对世界其他地方的优势地位,乃是最近两百年间才有的一种事实,而在19世纪来临之前,世界还曾经是东亚、中东和欧洲三个历史性国际体系并存,哪一种都还称不上是人类“主流文明”。这种没有全球性霸权的状态,是几千年来人类生活的通常状态,与20世纪下半叶以来过于宣扬意识形态不同,“常规时代”主要有三个方面的特征:

  一是内向化的政治选择。大多数国家所奉行的都是实用主义和经验主义的政治哲学,都会把自己国家的内部事务和国家利益放在优先考虑的地位,而意识形态和对外部事务的关注,常常只是作为一个点缀,偶尔会影响到国家的决策。

  二是国家自主倾向。大多数国家都不会轻易甘受某种抽象的“共同利益”的束缚,而更向往以自己的意愿来制定符合自己需要的国家战略,对外交往中也刻意寻求建设自己的话语体系和伸张自己的意志。

  三是区域化的愿望。由于历史、文化、地缘的交互作用,国家总是习惯于与自己地理相近的国家打交道,国家利益总要在与自己关联度高的地理空间来实现,人类政治因此表现总体来说是区域性的。

  在2008年欧美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世界向“常规时代”的转变加速,时至今日,全球经济、政治生活已发生重大变化,就是西方国家也已经逐渐丧失传统的财富创造机制,这导致它们以往有过的自我修复机制失灵,进而导致霸权衰败。在以往所称第三世界国家群体性兴起后,全球力量对比正在改变,世界权势发生了由西方向非西方的明显转移。由此又带来两个大的影响:一个是,由美国、欧洲和日本组成的西方世界,在世界经济、政治中已不再拥有以往那种近乎绝对的主宰地位;另一个是,人们开始怀疑,西方国家用来解决其经济、政治和社会问题的那些知识体系和制度方案,如选举民主、多党制、福利制度等,也在出现效用递减甚至破产的兆头,它的普遍推广性不再天经地义,用西方的文化、价值、制度、理论来做路灯的时代,也走到了尽头。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