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绝密核禁地“五厂三矿” 为造两弹隐姓埋名

2016-11-17 04:27:40 西贴网 分享

404并不孤独。在中国核工业发展史上,像核城404这样的绝密禁地还有许多。在曾经人迹罕至的荒漠戈壁、荒山野岭,开拓者们筚路蓝缕,创造和见证了中国核工业起步和逐渐壮大的历史。

作为共和国“两弹”工程的重要支撑,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大批科研人员和技术工人放弃在城市中相对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从全国各地奔赴各大核工程基地。由于工作内容严格保密,这些厂矿除了对外名称外,往往还拥有一个由三个数字组成的代号。地图上找不到它们的具体位置,寄信地址通常只是“XX市XX号信箱”。

当时,他们中的许多人自己也不清楚所从事的是原子弹事业,只是每天坐着专列进厂矿上班。对于工作的具体内容,“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儿”。澎湃新闻此前在404采访时曾听说一个故事,一对夫妻在404基地的不同分厂上班,但互不知情,直到多年后偶然在厂区内的一棵树下相遇,方知对方同是404员工。

但这些神秘禁区,却让中国拥有了自己的核技术,为中国核工业输送了大量技术和人才。中国原子弹、氢弹和核潜艇的研制成功,核电建设的起步和发展,都离不开这些一度被“代号化”的厂矿和研制基地,以及在这些与世隔绝的禁区里默默艰苦创业的核工业人。

  历史

1956年8月17日,中苏两国政府签订关于苏联援助中国建设原子能工业的协定(从1955年到1958年,在核科学技术和核工业领域,中苏两国政府先后共签订了6个协定,援助的范围和内容逐步扩大)。1956年11月,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51次会议通过决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机械工业部,主管核工业的建设和发展工作。1958年2月,第三机械工业部被改名为第二机械工业部(下称二机部)。

1958年5月31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邓小平批准了二机部上报的“五厂三矿”选点方案,即衡阳铀水冶厂(272厂)、包头核燃料元件厂(202厂)、兰州铀浓缩厂(504厂)、酒泉原子能联合企业(404厂)、西北核武器研制基地(221厂)和湖南郴县铀矿(711矿)、衡阳大浦铀矿(712矿)、江西上饶铀矿(713矿)。当年6月21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上说:“搞一点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我看十年功夫完全可能。”

从1958年5月起,第一批铀矿山和水冶厂(三矿一厂)陆续开工建设。到1960年8月,三个铀矿山的建设已临近完成,一座水冶厂也开始设备安装。1958年下半年,中国核工业的首批主要工程项目包头核燃料元件厂、兰州铀浓缩厂、酒泉原子能联合企业、西北核武器研制基地的基础工程和附属工程,都陆续开工。至1960年8月底,兰州铀浓缩厂已安装了部分机组;与之配套的有关工厂的土建工程也大都接近尾声。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