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日军侵华暴行 天津驻屯军参与济南惨案前后

2016-11-17 03:16:27 西贴网 分享

近日,唐山收藏书籍、老照片的陈颖先生向新报发来一些和天津有关老照片,“出自我从国际拍卖网站上拍下的一本日本老相册,一共有271张老照片。”相册里有日军驻军天津时的训练、生活以及天津街景、航拍图等。多年的收藏经验让陈颖“敏感”地觉得,这不是一份普通的相册,但苦于手头资料甚少难以解读照片背后的故事,他希望能通过新报找到天津研究相关历史专家,一起研究这些老照片。天津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的万鲁建博士在仔细研究图片并查找大量资料后,告诉记者,这本相册的主人是1928年5月3日济南惨案的参与者,是从天津被派遣到济南的,“这本相册是赤裸裸的‘炫耀’,是记录侵华日军对华政策和暴行的又一力证。”

唐山的陈颖先生收藏书籍和老照片,在一次网上的拍卖会上,他发现了一本涉及天津的日本老相册,花了不菲的价格拍下来。这本相册的封面上写着“天津驻屯纪念昭和三年十月久米川好春”,对历史有所了解的陈颖介绍说:“其中有大量日本军人在天津海光寺兵营训练和生活的照片,还有一些航拍的天津地形,其中也有一些看上去不是天津的照片。”陈颖说,相册里标注的文字很少,他能查到的资料是相册的“所有者”久米川好春是当时在天津日军的一个小队长,至于照片的其他背景很难查到了,“但我觉得应该不是他记录在天津生活的影集,希望能得到天津相关专家的帮助,一起研究这本相册。”

陈颖的“猜想”,在研究近现代天津日租界历史的万鲁建博士这里得到了证实。万鲁建说,昭和三年是1928年,照片拍摄或所有者为久米川好春,根据日本陆军大学校毕业名录记载,他是陆军士官学校第36期毕业,“应该是不久就派驻到天津。”由于驻屯军是“轮换制”,他在1930年左右回到日本,1934年陆军大学校毕业,为步兵大尉,后来担任第14方面军高级参谋。在久米川好春的相册中,大量的是日军海光寺兵营的训练生活及军官们的合影。1903年,天津日租界正式成立,后来又进行扩张,东临海河,东南至今锦州道,南至今南京路,西至南门外大街,北起东南角闸口沿今和平路,两侧到今多伦道折向西。天津日租界也是当时日本在中国一共5个租界中面积最大的。万鲁建介绍,天津日本驻屯军最初是“保护”日租界和日侨安全,“天津日本驻屯军于1901年4月来津,最初有1700余人。1908年10月变为步兵2个中队。驻屯军最初驻扎在英租界,后在海光寺建设兵营和司令部,于1902年转移至海光寺。”1912年清国驻屯军改称“中国驻屯军”,因常驻华北,又称“华北驻屯军”,“兵营的位置位于现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和二七二医院内。二七二医院的二层建筑和血液病医院的三层建筑,都是兵营老建筑。”相册中,还有航拍的海光寺兵营的全貌图,环绕兵营的是已经改造成南京路的墙子河。此外,一张日租界的全貌航拍图上,清楚地标注了日租界比较重要的地标,有“中日学校”“运动场”“中原公司”“公会堂”“仓库”。万鲁建解释道,运动场位于海光寺兵营对面,今六里台的新兴路、卫津南路一带。1928年5月,日人违法改运动场为飞机场,并在周围布设电网,用沙袋堆筑防御工事,老相册中还有飞机场中飞机的照片,“此时,驻屯军的飞机比较类似滑翔机,对于起飞降落要求不高,所以会选择离兵营近的位置,战时用于侦察或运输。”之前,关于机场的直接资料都比较少见,对相册中的航拍图,万鲁建推测,应该都是用这个机场的飞机进行拍摄的,当时的万国桥(今东站解放桥)、维多利亚花园(后解放南路花园)、佛兰西公园(今中心公园)等在相册里一一呈现。一张“大和公园”的全貌图也是万鲁建认为相当重要的老照片,“这就是日租界行政管理机构的所在地——天津日本人公会堂。”万鲁建说,公园位置在今八一礼堂,当时的公园中心位置为日本神社,公会堂位于神社左侧,“有一张照片就是军官和神职人员合影,一般来说,这可能是军队出发或回来后进行参拜。”

责编: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