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德意志统一:普鲁士与哈布斯堡王朝的大决战

2016-11-16 22:12:38 西贴网 分享

《国家人文历史》2016年6月下独家稿件,原标题《普奥战争,兄弟阋墙——德意志为何不要奥地利》,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欢迎广大读者分享到朋友圈。

“德意志所瞩望于普鲁士的不是它的自由主义,而是它的实力……当代的重大问题是不能够用演讲和多数投票解决的,这是1848年的人们所犯的错误,而只能够用铁与血。”

——奥托·冯·俾斯麦1862年

  后膛来复枪的优势

在北方的德意志战线,普鲁士军队与亲奥地利的德意志邦国作战。国王们逃跑了,公侯们束手就擒。认为这一次是为了德意志的统一而战的普鲁士人士气高昂,直捣法兰克福自由市,逼迫该城交出巨额赔款并对市长发出恐吓:要么接受和平,要么吊死。古老的纽伦堡这时如梦初醒:这里开不得半点玩笑,于是主动打开城门,对普鲁士人拱手相请。只有汉诺威进行了微弱抵抗并于6月24日战败投降,北德大部分地区就此落入普军之手。

相反,在西南战线,老奸巨猾的俾斯麦这次失算了。意大利传来消息,普鲁士的盟友与奥地利人初次交锋便被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对此,俾斯麦大吃一惊:“我知道,他们是会被打败的!但我原以为,他们为了体面至少也要坚持一两天……”他完全没有料到他的盟国竟如此缺乏战斗力。意军丢人现眼的惨败有可能破坏俾斯麦打算分割奥军的计划。但是毛奇出奇制胜的战略则弥补了这一意外。由于普鲁士的兵力动员和战略指挥充分利用先进的铁路运输线以及电报,普军的机动与指挥始终胜敌一筹。在决定性的战场:萨克森与奥地利边境宽达420公里的正面上,很短时间就集结了25.4万人,火炮800门。在6月底,毛奇已形成集中3路普军合围向北波希米亚挺进的奥军的计划。俾斯麦和普军大本营一起南下做孤注一掷:“如果打败了,我就不再回来,我将死在最后的一次突击中。”

相比普鲁士人的咄咄逼人,哈布斯堡王朝的反应只能用迟缓来形容,“奥军的军需机构也和奥地利一切行政机构一样,是行贿受贿和营私舞弊的巢穴”,它庞大的军队完成动员需要七八个星期之久。虽然如此,依靠内线作战的优势,奥地利依然集中了近24万军队迎战普鲁士——当时,奥地利的陆军被公认是欧洲最优秀的陆军之一。但普鲁士人除了卓越的总参谋部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优势:后膛来复枪。

19世纪冶金学、弹道学的进步引起了武器技术的发展。拿破仑时代的步兵仍在使用滑膛枪,距离50码就很不准确,超过200码就完全失去作用。这些枪前膛装填弹药,一个熟练的射手一分钟可以发射3发子弹。而到了普奥战争时期,情况已经大大不同。普鲁士军队装备了“德雷西撞针式步枪”,这种撞针式步枪第一次结束了火药与弹头分装的历史,同时也是第一种有来复线的后膛枪。后腔装弹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士兵可以蹲下或者卧倒射击,便于隐蔽,与必须站起来从前膛装弹相比,士兵从后膛装弹就可以大大减少成为敌人射击目标的机会。德雷西式步枪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射击速度较快,它一分钟之内最快可以发射7颗子弹。而奥地利人使用的洛伦兹(Lorenz)式步枪虽然也是来复枪,却是前膛装弹,一分钟只能射击两发子弹。结果,尽管洛伦兹式步枪的射程(1000米)是德雷西式的两倍以上(400米),后膛来复枪仍然显示了它的优越性。在纳霍德(Nachod)战斗中,6个半营的普军单凭这种步枪火力,就有效地阻止了奥军21个营达两个小时之久,并使奥军遭受了5倍于他们的损失。奥地利军官甚至抱怨,他的士兵总觉得他们自己大部分时间都是处于在没有武装的情况之下,而普鲁士人却总是准备着开火。

责编:易天